<table id="5nx0h"></table>
      <pre id="5nx0h"></pre>
      1. <li id="5nx0h"></li>
        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與時塑業,荊州與時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大隱于水|背鍋俠、停工令和賭注
        添加時間:2018-12-17 11:12:59 來源: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 點擊量:
        話說國慶前夜,大隱完成了微信公眾號的遷移工作,由訂閱號轉為服務號。

        這有點類似于住賓館,單間升級為了行政套房,住的人和往來朋友并沒有變化。

        遷移過程中掉粉率僅0.45%,感謝廣大吃瓜群眾的不離不棄。

        今天你看到的,是本公眾號遷移后的第一篇文章。

        今兒,要講三件事。

        第一件事,關于背鍋俠

        在最近某地建筑工程質量安全巡查行動中,某防水大品牌的檢樣被曝多項指標不合格。

        消息傳來,有默默轉發消息的,有頻繁補刀的,也有涂脂抹粉的。

        一時,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留下滿地毛。

        最后,有一種整齊劃一的聲音從四面八方站出來,說檢樣是冒牌貨,不要冤枉“李逵”。

        這種劇情,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在里面。

        社會上很多焦點事件的結尾,那些“轟轟烈烈”的事,要么是輔警干的,要么是臨時工干的。見多了,只留下麻木的相視一笑。

        默默奉獻的背鍋俠們,幾乎可以入選“感動中國十大人物”。

        雖然單田芳大師之后不再有“下回分解”,但大隱與吃瓜群眾一道,坐著小板凳,依然期盼在下個章節中“李鬼”可以隆重登場。

        我有酒,帶著迷人的微笑,等你繼續講故事……

        第二件事,是今天開始生效的“停工令”

        今天,是國家生態環保部《關于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俗稱“停工令”)實施的第一天,在華北“2+26”城市中,將由此開展為期六個月的環保專項整治工作,一直延續到2019年的3月31日。

        這“2+26”城市包括——

        北京
        天津
        河北?。菏仪f、唐山、邯鄲、邢臺、保定、滄州、廊坊、衡水市
        山西?。禾?、陽泉、長治、晉城市
        山東?。簼?、淄博、濟寧、德州、聊城、濱州、菏澤市
        河南?。亨嵵?、開封、安陽、鶴壁、新鄉、焦作、濮陽

        這個“停工令”,對防水行業意味著什么呢?

        大隱覺得主要有三點。

        其一,意味著涉及區域防水市場的暫時消失。

        “停工令”眷顧區域內的防水企業,如果在外阜市場布局滯后的,將直接出現業績雪崩。

        尤其是對剛完成搬遷長征的大部分北京防水企業群體而言,不啻是一次寒冬。白茫茫大地中,有人會掉隊,有人會倒下,有人去意彷徨。

        天亮后,誰還在風雨中矗立?

        其二,意味著防水農民工收入的銳減。

        沒有任何公司會白養你半年,或提前返鄉,或孔雀東南飛。

        其三,意味著周邊市場競爭的升級,局部擁擠,血戰難以避免。

        其四,催生對“環?!泵}的解讀。

        ——停工令會不會引發連鎖反應,未來在更大行政區劃范圍內推行?

        大隱覺得倒不至于,京師安好了,便是晴天。

        ——環保指數不夠的傳統型防水材料,比如說SBS卷材,會不會面臨生存危機?

        大隱倒覺得這是大概率事件。

        這種危機一定會在某個特殊的事件或者時間節點上被引爆。

        自我革命,走綠色建材之路,是防水行業的必由之路,掉隊者和麻木者,必亡。

        第三個話題,是關于對賭的

        2006年初的一個晚上,天津某鋼絞線企業老板慕名打電話給大隱,說是能否幫忙參與運作一下東北某超大型地下輸水工程,項目拿下后利潤一人一半。

        大隱正在KTV尋歡作樂,重賞之下答應第二天跟他去趟東北。

        我們的目標包括兩個部分:錨固溝防水密封工程和鋼絞線采購項目。

        一波三折之后,我們搞定了鋼絞線項目。

        搞定的很大一個原因,是我們跟甲方進行了對賭:雙方在合同中約定,兩年內無論鋼材價格如何波動,供貨價格不變。

        這幾乎就是站在懸崖邊的賭博,當時鋼材正在漲價,按照當時簽訂的合同價格,距離盈虧平衡點只差1厘米。

        幸運的是,我們賭贏了鋼價,兩個月后,鋼材價格大幅下跌。

        按照約定,這個籍貫駐馬店的老板,起碼應該付給大隱300萬元。

        事實上,大隱一分錢也沒有從他那里拿到。

        三個蘋果的故事,始于2006。

        在江湖上混,未必每次都可以賭贏。

        某前六防水企業A,在某超大型地產公司防水材料集團采購招標中,為了擠掉最后的競爭對手B(注:另外一家前六防水企業),成為防水材料獨家合作供應商,也來了一次豪賭。

        賭注一:報價比對手低5%

        其實,B企業規模更大,成本應該更低,但理性讓他們放棄了跟牌。

        以下是合同中A企業的部分材料價格(含稅含運費)——

        JS防水涂料Ⅱ型:5.26元/公斤;

        聚氨酯防水涂料(雙組份):9.93元/公斤;

        3.0厚自粘防水卷材Ⅰ型:20.25元/平方米;

        非固化橡膠瀝青防水涂料:7.25元/公斤;

        彈性體改性瀝青聚酯胎耐根穿刺防水卷材:35.27元/平方米;

        ……

        賭注二:合作期內,無論原材料價格漲跌,維持供貨價不變。

        這個價格放在2017,尚可強裝笑臉,慶祝一下下。

        但當歷史的車輪滾到原材料價格波瀾壯闊的2018時,笑容便凝結在了他的臉上。

        就拿JS涂料為例,Ⅱ型的制造成本應不低于4.6元/公斤(含包裝桶、人工、設備折舊等),如果再加上管理費、稅金(國家“減稅”后,平均稅務成本不低于6%)、運費(按最低0.5元/公斤計)和資金占用(部分或可由原材料商分擔)等費用,大隱覺得最終發生成本不應低于5.4元/公斤。

        至于聚氨酯涂料,由于MDI/TDI和聚醚價格的癲狂式走位,制造成本在10元/公斤上下震蕩,實際發生成本至少要在此基礎上加上1.2元/公斤。

        自粘卷材和耐根卷材還好一點,理論上尚有10%-15%的毛利。

        平均下來,考慮到《南京條約》一樣的地產集采付款條件,再加上有些不可言說的灰色費用(大家都懂的,伴隨項目全過程),這個單子要想盈利,是幾乎不可能的。

        這有點像翁帆嫁給楊振寧,本來或想投機,結果被頑強套牢。

        A企業賭博失敗,化身白求恩、雷鋒和焦裕祿,贏到了一個虛無的銷售數字。

        此處,你可以想到好幾個成語:痛不欲生、聰明反被聰明誤,偷雞不成反蝕把米,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等等。

        防水行業的大品牌們,淪落到靠如此手段去贏得訂單,實在是卑微可憐之至。

        這種現象,首先映射出防水行業競爭的理性缺失。

        對于防水行業大品牌而言,幾億元訂單的一得一失,行業排名會相差3-4位。

        于是,理性退去,雞血沸騰,囚徒困境定律顯靈。

        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干來干去,最后就在價格上分雌雄。

        有閱歷的吃瓜群眾會說,企業的業績數字,不是流行拍拍腦袋,酌情虛報么?

        真是一個好問題!

        去年,大隱應邀去訪問北方某企業,該企業董事長告訴大隱,其2017年預計能完成16億元銷售。

        大隱一驚,瓜皮掉地上。如此神勇的企業,為何從未曾聽說過?頓時羞愧難當起來……

        直到2018年初,年輕的大隱才知道,該數據被整整放大了8倍!這恐怕也創下了中國防水行業吹NB的世界紀錄。

        這一切的根源,可能源自“吹牛不納稅”的國家稅賦制度漏洞。因此,頗有幾個大企業靠編數據長期廝混在前二十企業之列。

        與此相類似的,還包括生產基地投資額、企業研發人員數量和新產品性能等方面的浮夸粉飾。

        但是,對于那些有意走資本市場道路的企業而言,再玩這種把戲就不夠理智了。因為,證券公司和投資機構,都要對你進行盡職調查,真實數據將袒裎相見。

        所以,這類企業深知,真人面前是不能說假話的,不是每個人都像大隱這么好騙。

        所以,這類豪賭的企業,要么是已經上市,要么是已經走在上市的道路上了。


        其次,這也是防水行業品牌戰略的悲哀。

        當大品牌舉起價格屠刀,所到之處萬物凋零時,你的品牌在哪里?你標榜的文化在哪里?它們也跟民工們一起返鄉了么?

        這很有點像中央臺的武林大會,無論是少林、武當,還是峨眉、南拳,那些名字唬人的諸如霸王敬酒、白鶴亮翅、黑虎掏心等套路,在競技場的勝負面前,連帶著各門類悠久的歷史一道,都無影無蹤了,只剩下簡單粗暴的硬扛和互毆。

        三四流水平的格斗屌絲徐曉東,靠暴力就輕易解決了神話般的太極雷雷和詠春丁浩。

        能用價格解決的事情,我們都不用品牌和文化。

        這真TM是個憂傷的話題!

        其三,還是團隊的問題。

        你的研發團隊,并沒有提供出差異化的產品和服務。你的一線團隊,并沒有讓決策方知道性價比的重要性,以及防水上省錢的危害性。

        只會用價格肉搏的團隊,能支撐企業走多遠呢?

        說多了,有人不高興。

        不高興沒關系,千萬別對號入座。

        文章轉載自:大隱于水先生

        亚洲a视频

          <table id="5nx0h"></table>
          <pre id="5nx0h"></pre>
          1. <li id="5nx0h"></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