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5nx0h"></table>
      <pre id="5nx0h"></pre>
      1. <li id="5nx0h"></li>
        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與時塑業,荊州與時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大隱于水|忘記龍哥,生活繼續:多元化與擴張,大企業之殤(下)
        添加時間:2018-12-17 10:48:38 來源: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 點擊量:

        多元化是高手玩的游戲


        多元化并非洪水猛獸,成功的案例很多,比如說通用、長江和記、騰訊和小米。

        但多元化是高手的游戲,通用有韋爾奇,長江和記有李嘉誠,騰訊有劉熾平,小米有雷軍。

        中國絕大部分民營企業,不管你多大個,恐怕都差點意思。

        有磚家說中國的民營企業經不起調查,它們的成功,或豬撞上了風口,或因為過度消費勞動力、或偷稅漏稅,或偷工減料,或政商勾結,或鉆政策空子……總之,你的存在并非是市場的勝利,恰恰是因為市場的不成熟。


        而現在,你居然想去多元化!

        如果沒有十足的駕馭能力,多元化幾乎就是變相尋死,就像龍哥。

        晨曦集團的多元化,是在小日子依然美滋滋的情況下,沒有控制住擴張野心,屬于上集所列多元化動機的第四種情況。

        偷稅漏稅、看天吃飯、鉆政策空子的商業模式,決不可長久。

        但出路絕不是多元化擴張那么簡單,習慣了鉆洞,突然去吃西餐,那些精致的刀叉,一定不適合你。

        洞沒得鉆了,西餐又吃不好,當風險來臨時,萬事成空。

        山東,又稱齊魯。在大隱心目中,齊和魯是兩碼事兒。晨曦集團所在的莒縣境內,至今仍有齊長城的殘垣斷壁。

        齊文化以黃老之學和東夷文化為內核,尚功利偏變革;魯文化以儒家思想為本源,重倫理尊傳統。

        所有文化都是融合的產物,當齊文化和魯文化相加時,有人取了其短……

        從本質上而言,山東地煉企業的敵人,并不是新興的民營煉化一體化企業,也不是西方石油公司,而是封閉的文化和逐利的盲動……


        地煉如果要在成品油市場與洋槍洋炮的“三桶油”去競爭,難度不小,尤其是在恒力石化、榮盛石化這兩個巨無霸投產后,價格大戰在所難免。

        不要太聰明,像華為那樣堅定不移執行專一化戰略,可能是更好的選擇。

        開放文化,重視戰略,引進人才;把握好原油采購節奏,以降低操作成本;向管理要效益;升級或換代生產裝置;創新驅動,走差異化路線……這些,才是在下一個周期中存活下來的答案選項。

        東明石化就是地煉企業烏雞變鳳凰的榜樣。

        一切塵埃落地,大隱的以上言論只不過是馬后炮罷了。

        防水行業軍備競賽潮

        快速擴張,雖然有快感,但未必是好事。

        秦如果不統一六國,這個耕耘了600多年,由養馬部落成長起來的強大帝國不可能如此迅疾地覆滅。

        世界上幅員最遼闊的蒙古帝國,從它誕生的時候起,就注定了難逃迅速瓦解崩潰的命運。

        這兩年,由于國家環保大棒的呼呼作響,很多小企業無疾而終。這也讓行業大中企業們不費一槍一彈,獲得了更多的灘頭陣地。

        很多人因為這小小的勝利開始膨脹。許多防水大企業,基于稱霸野心(也可以理解為求生本能),依靠有限資金、銀行和民間借貸,開始盲目、無序地擴大產能,行業軍備競賽由此打響。

        行業大企業近兩年光進口引進各種生產成套線就接近40條,超過前二十年的總和,前三十企業新上馬的各類國產線至少在100條以上。東方雨虹公司高峰期甚至同時有6個基地在新建(擴建)。

        大隱接觸過的個別企業中,甚至有的連本地市場都未必穩固,就叨叨著要對外生產布局。

        這種軍備競賽,雖然有人冠之以制造升級美名,但社會財富浪費嚴重,產能過剩進一步加劇,完全是失控的節奏。而且,這種建設高潮只是表面上熱鬧,戰略層面的含量和質量并不高。

        這種熟悉的味道,是不是讓你想起自己偷偷鎖在樓道下的共享單車和它們的墳墓?

        某企業貪圖便宜地價和衣錦還鄉盛名,沒有扛住地方政府的利誘忽悠,在老家鯨吞300畝土地,準備投資新基地。全然不顧資金鏈緊張的現狀,這也必然干擾到既定企業戰略的實施。無論是賣地方還是買地方,大隱覺得都有些短視,前者不地道,后者不理智。畢竟,活過這波艱難的周期更重要。

        某前十防水企業仗著自己兜里有幾個小錢,在華東、西南通過置地和并購,布局了三基地。然并卵,其戰略能力、品牌意識和團隊建設始終還是短板。經營半徑超過了管理半徑,秦帝國和蒙古帝國在歷史的塵埃里向你招手。

        像這些盲目擴張的防水大企業,沒有參透市場決勝的密碼,將寶貴的資金變成了效率低下的鋼鐵,一旦遇到經營上的閃失和市場政策的風吹草動,便有可能立馬陷入困境甚至急劇墜落。

        今年六七八三個月,就有4家前十防水企業發不出工資,停止報賬,動員內部集資。

        缺乏敬畏的跨界者

        多元化本身沒有絕對的對錯,但如果缺少對于新領域的敬畏,小心它毀掉你的一世英名。

        跟建筑防水行業扯得上邊的多元化教訓,近幾年還不少。

        上集我們談到,輪胎行業數年前危機來襲,自然尋找出路者眾。其中有兩家還跟建筑防水行業直接掛上了鉤。

        S公司生產基地位于華北某省,占地300畝, 2015年底投產,擁有防水材料生產線12臺套,投資者來自輪胎行業,實際投資一個多億。

        S公司擺出一副高舉高打架勢:一是率先引進定向運輸、智能運輸和固定機械式運輸三類機器人,從生產到倉儲,實現系統自動化;二是大量投放廣告,其在高速廣告上的投放力度,讓人咂舌;三是網羅周邊大企業流失人才,追求團隊即戰力。

        S公司的小目標,是三年做到山東省前三(預計要做到五億元以上)。

        實際的情況是,從2016年4月正式開始銷售至今,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年多,小目標實現遙遙無期。

        與此同時,新行業小白身份、生產許可證辦理意外受阻、還貸壓力、經營思路不清晰和團隊組建不力等因素,使其如意算盤徹底落空,資金鏈……

        大隱曾經跟某大型輪胎企業的營銷副總一道,參加過一個政府組織的經驗交流會。這家輪胎企業的銷售規模據說有四五十億元,聽完這大兄弟的發言,大隱在腦海里開始勾勒他們企業的形象:一個文化極其封閉排外的、人才嚴重匱乏的、沒有創新精神的、人治化嚴重的、盲目自信的家族化紙老虎企業。

        如果像這樣的企業去跨界多元化,非常幽默,非常大膽,非常有創意。

        這邊哀鴻聲還未落定,那邊勇者又闖進來。

        這一次的來者,是山東輪胎領域領軍型企業H公司。

        2017年8月,其投資興建的占地逾300畝的防水材料生產基地舉行了點火儀式,進入試生產階段。

        雖然比前者低調很多,實力也更強,據說老板人也不錯。但防水行業人士普遍不甚看好這個新來者的未來。

        至于其他那些在防水行業門外叫囂和躍躍欲試的“野蠻人”企業,大隱則一律不予看好。

        根本的原因,在于大隱看不到他們對新市場的敬畏和高人一等的操作,一點亮點都沒有。

        多元化并不好玩,回家洗洗睡了,似乎是個智慧的選擇。


        行業整合:是擴張陷阱么?

        2018年6月15日,中國防水產業整合基金成立暨發布儀式在河北唐山市舉行。

        雖然冠以“中國防水”字樣,實際上該基金是由海通證券旗下海通創新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和唐山德生防水股份有限公司聯合發起成立。

        這類產業整合基金的成立,是行業進入集中期的必然產物,將有利于資源的合理配置、市場的凈化和行業的升級發展。

        但是,按照大隱的理解,冠之以產業整合基金,首先需要一個很牛的帶頭大哥。這個大哥至少應是行業江湖內具有相當號召力、具有較大規模(比如說前十)、有較高公司治理水平、擁有成熟經營團隊、具有良好盈利能力、資金流動性正常的企業,以此聚合行業內其他價值觀一致的、具有相當體量的“區域龍頭”之后,在資本的助推之下,完美融合形成更強大的力量,方可言未來之成功。

        8月4日,大隱在太湖邊跟上海交大股權研究所徐懷玉所長吃飯,聊到關于整合的話題。徐所長認為,整合是一件非常復雜的事,國際上公認的成功率不足30%。

        看人家怎么玩的。

        2017年底,廣饒縣政府、國有輪胎上市企業、專業投資管理公司三方聯動,投資100億元,成立了廣饒輪胎行業整合基金,目的在于整合全縣輪胎產業資源,加速輪胎行業的新舊動能轉換,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這種產業整合基金的組合,似乎更接地氣。

        不要被那些勵志的、輝煌的整合成功案例所迷惑,文化的統一、品牌和資質的處置、市場的劃分、團隊的統一協同,各成員單位原罪的擦拭,等等,都具有很大的實際操作難度。東方雨虹收購徐州臥牛山和昆明風行,至今看來都是不成功的。

        理想雖然在遠方,但它總愛化成殘酷的現實來膈應我們。

        歷史或將證明,不夠水準的整合將是擴張陷阱的另外一種表現形式。

        打敗東方雨虹的一定是它自己

        來說說東方雨虹。

        每次寫文章評論到它,總是讓大隱在多幾個朋友的同時又樹敵一片,別那么較真好不好,容易長痘痘。

        總體來說,這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崛起于草莽,發跡于戰場,縱橫于江湖,非常傳奇,非常勵志,非常牛叉。

        幾年前,東方雨虹在戰略上已視行業對手如草芥,將瞄準器鎖定了建材板塊的老大——海螺水泥。

        俯瞰防水,超越老大,便成為東方雨虹的遠期戰略目標。

        企業的一切行為皆受戰略指引,服從于戰略。既然要超越老大,委身在防水行業的小水池里顯然不行,多元化便成為了不二的選擇。

        上集說到多元化的動機有五種:

        第一種,行業發展空間受限,觸及天花板;

        第二種,行業產能過剩,競爭無序;

        第三種,主營業務領域壟斷或者相對壟斷地位形成,巨量積累需要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予以釋放;

        第四種,擁有更大的商業抱負,希望到其他新領域區開疆辟土;

        第五種,覬覦其他行業豐厚的回報,跨界打劫。

        東方雨虹的多元化,是第二種、第三種和第四種的混合。

        大軍團硬碰硬,沒有誰能打敗東方雨虹。能打敗東方雨虹的,一定是它自己。

        其多元化戰略推進得煞是波瀾壯闊,讓人眼花繚亂。擺在桌面上的無紡布、保溫、裝飾涂料、砂漿和修繕五大板塊狂飆突進,甚至未來還有新興產業集團的規劃。

        如果成功,必將成為中國商業歷史上的神話。

        但是,多元化怪獸搔首弄姿,站在遠處獰笑,陰森可怕…………

        資本市場貌似選擇了用腳投票。截至大隱成文的8月20日,東方雨虹股票報收14.73元/股,市值降至220億元,一覺回到解放前。

        雖然有受中美貿易戰拖累的客觀因素可寬慰左鄰右舍和父老鄉親,但其多元化導致的資金鏈緊張問題,春節前后已經明顯體現出來。

        產能的建設、團隊的成熟、市場的培育、多樣化的難纏對手、學費……恐怕個個都是坑。

        多元化擴張關系到企業生死,關系到企業效益的最大化和資源配置能力的最大化。即使想玩,也應從戰略層面做透沙盤演練,避免方向和路徑錯誤;同時,要掌握好邊界,確保企業處于合理的負債水平。

        轉載自公眾號:大隱于水先生

        亚洲a视频

          <table id="5nx0h"></table>
          <pre id="5nx0h"></pre>
          1. <li id="5nx0h"></li>